分类 万达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 酒后骑自行车也算酒驾,还要遭罚款!网友:知道真相的我惊呆了…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

这是许多老司机都懂的道理

但是你很有可能还不知道

醉酒骑自行车也算违法!!

3月22日下午,济南交警大队查处交通违法时,民警正在查处一违法驾驶人,一老人骑着自行车停到民警身边,对民警说:你看我这样行不行、行不行?

来源:齐鲁晚报来源:齐鲁晚报

民警发现,老人满身酒气,说话也不利索,随即询问老人是不是喝酒了,并要求老人下车接受调查。

此时老人却拒不接受调查,声称要回家去,在路边吵吵闹闹,民警随即将其依法传唤到中队进行处理。

来源:齐鲁晚报来源:齐鲁晚报

经呼气测试,老人每次呼气测试值为123mg/100ml,属于醉酒驾驶非机动车。

来源:齐鲁晚报来源:齐鲁晚报
来源:齐鲁晚报来源:齐鲁晚报

最终,民警依法对其处以罚款50元的处罚。

来源:齐鲁晚报来源:齐鲁晚报

许多网友看了这条新闻

惊呼:什么??

原来醉酒骑自行车也算犯法?

根据相关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72条第三项明确规定:

在道路上驾驶自行车、三轮车、电动自行车、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应当遵守下列规定:

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周岁;

驾驶电动自行车和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必须年满16周岁;

不得醉酒驾驶;

转弯前应当减速慢行,伸手示意,不得突然猛拐,超越前车时不得妨碍被超越的车辆行驶;

不得牵引、攀扶车辆或者被其他车辆牵引,不得双手离把或者手中持物;

不得扶身并行、互相追逐或者曲折竞驶;

不得在道路上骑独轮自行车或者2人以上骑行的自行车;

非下肢残疾的人不得驾驶残疾人机动轮椅车;

自行车、三轮车不得加装动力装置;

不得在道路上学习驾驶非机动车。

民警提示:

不管什么出行方式都要遵守交通法律法规,醉酒驾驶非机动车也是对自己和他人的安全隐患。

这下,

大爷只能为自己的“莽撞”自罚一杯了



醉酒骑自行车也算酒驾,不少人也许会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早在今年1月的时候,就有人醉酒骑自行车闯红灯,被罚了100元。

不少网友当时还戏称他为“2018年骑自行车被罚第一人”……

来源:微博截图来源:微博截图

网友热评: 

@心亡则忘98422:醉酒你骑车开车的确都是自己的生命,但殃及到别人怎么说?支持!

@阿木:醉酒的人骑自行车摇摇晃晃被别人撞了,那另一个人该有多冤啊?!

@你有没有像我一样想你的想我:为了他人也为了自己,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无论什么车)。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

无论你的是什么车

同意请点赞!

来源:成都商报(cdsb86612222)综合

原标题:关键人物供认:安倍妻子曾力挺购地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夫妇近期因森友学园“地价门”事件心烦不已。三名日本在野党国会众议员向共同社证实,这一丑闻的关键人物、私人教育机构森友学园原理事长笼池泰典说,安倍的妻子安倍昭惠曾力挺他购入土地,就土地买卖商谈过程听取“汇报”。

安倍去年说,若他和妻子与“地价门”国有土地遭贱卖一事相关,将辞去首相及国会议员职务。

[甚为关心]

笼池泰典自去年7月以来一直处于遭拘押状态,身处大阪一处拘留所。共同社23日以三名曾赴拘留所问询他的在野党众议员为消息源报道,“毫无疑问”,安倍昭惠曾告诉他,“这是块好地,请向前推进”。

安倍19日在国会说,他向妻子确认过,她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按三名在野党众议员的说法,笼池泰典供认,就学园与财务省地方财务局商讨土地买卖的内容,他曾向安倍昭惠“逐一”汇报。

在野党希望之党成员今井昌人(音译)告诉媒体记者:“给我们的印象是,安倍昭惠了解购地过程。但我们不知道笼池泰典所言是否属实,有必要在国会质询安倍昭惠。”

迄今,自民党方面仍然拒绝传唤包括安倍昭惠在内的“地价门”其他关键人物到国会作证。

[记录被删]

媒体去年2月报道,森友学园2016年以超低价购得一块国有土地,用于建造小学。安倍昭惠原定出任名誉校长。外界质疑,森友学园原理事长笼池泰典与安倍夫妇关系密切,低价购地一事涉嫌行政干预。笼池泰典先前说,安倍昭惠曾代表安倍为办学捐款100万日元(约合5.9万元人民币)。

本月,“地价门”在日本政坛再掀波澜。日本财务省承认,向森友学园“贱卖”国有土地过程中,14份文件遭篡改,显示事情“特殊”、涉及安倍昭惠等高层人士的内容遭删除。安倍内阁所获民意支持率大跌,超过六成民众认为首相对财务省篡改文件负有责任。

共同社22日报道,遭篡改的14份文件中,安倍昭惠的名字出现在2份文件中,其中一处记载笼池泰典2014年4月一段话:“我带昭惠夫人查看现场,夫人对我说‘这是块好地,请向前推进’”;另一处则是近畿财务局职员标注的说明,称学园方面出示安倍昭惠与笼池并肩站在国有土地前的合影。(杜鹃)(新华社专特稿)

张守晟张守晟

3月25日上午消息,2018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于2018年3月24-25日在深圳市五洲宾馆举行,今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讲座教授张首晟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目前区块链主要是做数据平台的交流,在各个不同垂直领域都有已经应用落地。

在被问到现今区块链行业是存在泡沫时,张首晟表示,泡沫全世界都有,这就需要有判断的眼光。“区块链目前的发展还在早期,但这是非常令人激动的机会。”

今年2月,美图公司公告公司董事变更,任命张首晟为独立非执行董事、提名委员会及薪酬委员会成员,对于目前在美图负责的工作,张首晟告诉新浪科技,目前在美图主要负责看大的方向。(宵寒 大鹏 何畅)

原标题:上游深阅读丨起底脱逃的涉毒死缓犯黄德军:偏离的人生轨迹

,男,1982年11月1日出生,云南“2018322”脱逃的涉毒死缓犯人。

3月23日9时46分,脱逃后的黄德军在大理落网。在其老家湖北省房县城关镇,黄德军的名字因其脱逃而被警方悬赏缉拿,一时成为议论的焦点。

黄德军。 图/云南省公安厅官方微博黄德军。 图/云南省公安厅官方微博

当日,上游新闻记者(全国新闻热线:M17702387875@163.com)在房县采访发现,小名“二哈子”的黄德军,自小辍学后的人生轨迹就偏离了方向:

1岁,父亲坐牢;3岁,母亲改嫁;14岁,辍学;17岁,因盗窃被判缓刑;21岁,因盗窃二次入狱;27岁,因非法侵入住宅获刑十个月;31岁,因盗窃被判2年。

出狱半载后的2016年初,33岁的黄德军去了西南边境,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分崩离析的家庭,双双辍学的兄弟

1982年11月17日,黄老三家的“二哈子” 黄德军出生。但没过多久,黄家就分崩离析。

1983年,“严打”的标语贴满房县大街,黄老三因盗窃被判刑15年。两年后,黄老三的妻子改嫁到江苏。父亲坐牢,母亲改嫁,黄家兄弟与奶奶相依为命。

奶奶是地地道道的菜农,靠着三分菜地生活,想吃肉是一件困难的事。黄德林说,他性格木讷,弟弟调皮。家里一个月才能吃上一顿肉,肉端上桌,如果他先吃,弟弟会“打”他,他只能等弟弟吃够后,再吃点“肉沫子”。因为经常吃不饱,弟弟偶尔会去街上偷包子和鸡蛋。

黄德林说,家里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奶奶的心情一直很压抑。随之而来的是简单粗暴的管教方式,如果弟弟犯错了,他也要跟着“连坐”。两人面对墙跪着,一根棍子下来,打四只手,“奶奶让我们搬粪,我搬了,弟弟没搬,就要一起挨打。”

黄德林说,他时常可以看到,弟弟因为迟到或作业没写完被老师惩罚。

1996年,读初二的黄德林和读初一的弟弟黄德军双双辍学。

辍学后,黄德林更爱呆在家里,弟弟黄德军则和小伙伴整日在大街上游荡。

短暂的父子团聚时光,不想再见妈妈

两兄弟辍学后不久,获得减刑的黄老三出狱了。

看着陌生的父亲,两兄弟隔了两个多月才叫了声爸。他们渴望与爸爸呆在一起,可黄老三依旧是不着家,“经常有人来喊他,大早上出去,晚上才回,也不知道他在干啥。在家里呆了半年多,爸爸就跑去浙江温州打工了,在海边挑沙。”黄德林说。

黄老三在温州稳定后,两兄弟先后投奔他而去。黄德林先去的,工作是出海打鱼;1998年年底黄德军也去了,可晕船的他只能在海边干点搬运活。

那段时间是父子三人难得在一起的时光。“我们3个人住在一起,聊天说要多赚钱,把家里的平房变成高楼。干活累了,爸爸还会给我们买冷饮。”黄德林说,那段时间很短,只有一年。

1999年春天,雇主嫌17岁的黄德军挑不了重活,将他辞退。为了安慰弟弟,黄德林打算送黄德军回房县。

“我找外婆要到了妈妈的地址,我们去看看她吧。”黄德军对哥哥说。回房县途中,兄弟俩去了江苏找妈妈。见完后,他们就后悔了。

黄德林回忆,他看见了妈妈的现任丈夫和十几岁同母异父的弟弟。那顿晚饭,气氛尴尬得几乎没人说话。

第二天,兄弟俩离开时,妈妈说了一句话:“以后没事,别来了。”

从这以后,兄弟俩再也没和母亲联系过。

带着失落的心情,兄弟俩回到了房县老家。之后黄德林又回到了温州打渔,黄德军则呆在家里。

闻听父亡噩耗,“二进宫”黄德军要悔改

黄家的平房在黄老三和其他五个兄弟姐妹的努力下,变成了一栋临街6层高的楼房,一大家人同住在一栋楼内,一小家一层。

黄德军总是给黄家人带来意外。

黄德军婶婶回忆,2000年,房县法院审判庭内,黄德军与另外三人站在了被告席上。法官说,黄德军等人盗窃电缆等物,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缓刑期间,黄德军很少与家人交流。婶婶说,劝他走正道,话说的很重他也不顶嘴,只是默默回到四楼的房里。

2003年11月10日,缓刑期间的黄德军因盗窃罪入狱服刑。2004年,黄德林去看他时说:“你关起来不久,爸爸走了,喝酒喝多了,摔地上了,头流了很多血,就埋在了温州。爸爸说过怪他不怪你,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现在只有500元,给你300,我带200元当路费。”

听完这句话后,黄德军表情木讷,只回了一句:“我留200,你拿300走,我会好好改造的。”

黄德林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黄德军想悔改的话。

2009年1月21日,刑满释放后的黄德军去浙江台州一仪表厂打工,月薪2000多元。

黄德林以为弟弟黄德军走上了正道,可当年9月28日,黄德军因非法入侵住宅罪,被台州路桥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

2010年7月25日,黄德军第二次刑满释放后,和亲戚去山东金矿打工。

黄德林始终相信弟弟能悔改,他还特意出钱把弟弟的那间房装修了。2012年过年时,兄弟俩聚到了一起,黄德林说:“房子有了,偷鸡摸狗的事别搞了,多赚点钱,结个媳妇。”

但黄德林的希望再次落空了。黄德军没能娶到媳妇,是因盗窃,他第四次获刑。

第四次获刑,冲散了一场本该结的婚

黄德军堂妹介绍,2012年的中秋节,黄德军带了“准嫂子”回来。“准嫂子”是黄德军的同学,两人在台州打工时走到了一起。

“准嫂子”离异,与前夫有一个女儿,由她抚养。黄德军没有介意孩子,他和“准嫂子”的感情很好,三人一起生活在四楼。

现实摆在面前,“准嫂子”要照顾年幼女儿没法工作,黄德军在房县又找不到工作,经济上捉襟见肘。

于是黄德军去了宁波象山打工,走之前给母女俩留下一句话:“赚到钱了就回来,然后结婚。”

一年多后,“准嫂子”接到了民警电话后去了象山,花钱请律师帮31岁的“准老公”黄德军打官司。原来,在象山黄德军又干起了盗窃的勾当。

2013年7月17日的判决书显示,象山县人民法院查明,2012年10月至2013年3月间,黄德军曾伙同他人五次使用液压钳,在象山县境内流窜盗窃烟酒店副食品商店,偷盗香烟、现金等物品。这一次,黄德军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5000元。

这是黄德军第四次获刑。

黄德军堂妹说,为了帮黄德军打官司,“准嫂子”贴了不少钱。可最后,“准嫂子”还是搬出了四楼。

出狱回到房县后,黄德军变得更加少言寡语了。

“没能结成婚,他挺伤心的。”黄德军堂妹对上游新闻记者说。

说要走正道赚钱,却在边境贩毒获死缓

弟弟黄德军如何从一个盗窃惯犯变成了毒贩,黄德林始终没弄明白。

第四次获刑出狱后的2016年春节,黄德军是在老家和哥哥一起过的。黄德军开玩笑说,想去缅甸当雇佣兵,赚钱快。黄德林则问他:“你又不会武功,身体还没我好,咋当得了兵?”

黄德军笑着说:“逗你玩,是要去云南打工。谈了个女朋友,这次走正道,赚钱结婚。”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云南德宏州中院编号为(2017)云31刑初188号刑事判决书显示,黄德军有个女朋友叫郎某春,他们于2016年10月13日从昆明坐车到芒市。

法律文书显示,郎某春曾因和前男友刘某纠纷,叫来谭某某和与崔某帮忙,崔某持杀猪刀及匕首将刘某砍伤,谭某某用拳头和脚踢等方式殴打刘某,经鉴定刘某的损伤程度系轻伤二级。崔某和谭某某分别获刑十个月和七个月。

黄德军化名王勇和女友抵达芒市后的10月21日,和一名叫郭松的男子在芒市遮放买了两辆旧摩托车,并到界河对岸的阿宝家谈事情,阿宝将一个蓝色的蛇皮袋捆在了黄德军驾驶的云NQ2777摩托车上,走的时候又将一个白色塑料袋塞进他牛仔裤的后口袋。

当晚6时许,黄德军驾驶摩托车在芒海至遮放公路36公里处的工开缉查点时被抓获,当场查获毒品甲基苯丙胺6331.7克和海洛因8.99克。

2017年11月27日,德宏州中院判决黄德军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今年3月22日凌晨3时30分许,涉毒死缓犯人黄德军在从德宏州看守所转至昆明监狱途中,趁上厕所时溜窗脱逃。

次日9时46分,身高1.66米体态偏瘦的黄德军在脱逃30个小时后,在大理下关镇落网。

同一天,黄德军的哥哥黄德林对上游新闻记者说,想见黄德军一面,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干,问个究竟。

原标题:中国国际专利申请数量已超日本,这件事有必要提上日程

近日,就在全球紧盯白宫贸易“大棒”时,日本媒体却被另一则消息拨动了神经——中国国际专利申请数量超日本,跃居世界第二。《日本经济新闻》直指,在日本技术立国的地位出现动摇的背景下,知识产权领域逐渐走向“中美两强”时代。

▲日经中文网报道截图中国已从技术使用者转变为技术生产者▲日经中文网报道截图中国已从技术使用者转变为技术生产者

3月21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2017年全球企业等申请注册国际专利的统计数据,其中显示中国申请专利数量较2016年增加13.4%,达到48882项,超过日本的48208项,升至第二位。共同社说,日本的申请数量也较上年增加6.6%,但以微弱差距位列第三。而占据首位的美国,去年申请数量为56624项。

据国内媒体报道,中国是2017年唯一一个专利申请量录得两位数增长的国家。自2003年以来,中国每年的增长率都超过10%。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示:“按照目前的趋势,中国预计将会在未来三年内超过美国,成为产权组织专利合作条约申请的最大来源。”

“中国正在成为知识产权‘强国’”是日本媒体关注这一消息时开门见山的看法,而对于中国如何成为“强国”,内驱力从何而来,外界始终对中国保持着“强势围观”。《日本经济新闻》的最新报道提到,中国在《“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中提出“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目标。将完善知识产权的保护制度、加大对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处罚力度,举全国之力改善知识产权市场环境。

▲《“十三五”技术标准科技创新规划》解读(科技部网站)▲《“十三五”技术标准科技创新规划》解读(科技部网站)

俄罗斯《独立报》3月初则援引经济分析师阿尔乔姆·杰耶夫的观点说,中国目前遇到了美国加大施压、全球爆发新危机等问题。“中国不得不在迅速完成外部订单的同时,向主要贸易伙伴推广本国技术和产品。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在激烈动荡的时局中保有安全感,并竞逐新的世界领导地位。”

面对自身势必要走向高质量发展这一明确需求,于中国而言,无论长期愿景还是短期应变,技术创新显然是发展迈向新高度必不可少的条件。而事实也足以令人欣慰。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说:“人们不得不注意到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的显著转变,中国已经从主要的技术使用者转变为技术生产者。”

▲资料图片:在2017年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展出的智能交通系统模型▲资料图片:在2017年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展出的智能交通系统模型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同样关注到高锐此前的另一表述:从中国在全球专利申请增量中所占的比重可以看出中国创新的发展趋势,中国正在逐步成为全球创新和品牌方面的一个引领者。

华春莹补充说,“中国正在坚定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我们希望中国在这方面的努力和成就能得到客观公正看待。”

海外知识产权保护亟待加强

近年来,外界有关中国技术创新“强势来袭”的消息不绝于耳,专利申请数量激增也往往被关联到中国在技术创新上投入的“大手笔”。今年2月底,时任科技部部长万钢就曾表示,2017年中国的研发支出总额约为1.76万亿元人民币,相比2016年同比增长14%,较2012年增长了70.9%。

美国《研究与开发杂志》曾有统计,中国2017年的研发支出将近4450亿美元(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仅次于美国的5380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

在专利数量持续增长、高新技术成为中国出口重头戏的今天,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和力度的迫切性日益凸显。国家开发银行研究员刘卫平在接受参考消息网采访时介绍,在中国海外投资越来越多、企业海外发展力度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和政府一定要提高自我保护能力,设定国际与国内相结合的保护制度,并且注意与国际企业合作更要讲究知识产权的保护。

刘卫平说,我们要以法律的手段来保护中国的合法知识产权在全球的使用。同时,中国的国际法和知识产权法也需要在制度设定、法律制定和执行力度方面予以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