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北京时间3月30日早间消息,英国议会披露的文件显示,数据泄密丑闻中至关重要的英国公司同意向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提供从数百万Facebook用户那里收集的数据,而这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则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创办的。

这些资料由Facebook数据泄密丑闻揭发者克里斯多夫·威利(Christopher Wylie)提供,他曾经在Cambridge Analytica及其关联公司SCL Elections任职,后者隶属于伦敦SCL Group。英国议会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周四公布了这批文件,其中包含120多页商业合同、电子邮件和法律意见。

这些内容表明,与Cambridge Analytica和SCL密切合作的加拿大公司Aggregate IQ曾经使用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的数据。科根是一名学者,他开发了一款旨在构建人们心理画像的应用,而其中部分数据取自Facebook。Facebook曾经表示,科根将其数据用于商业目的的做法违反了该公司的服务条款,但科根却辩称他成了此事的“替罪羊”。

Cambridge Analytica在周四的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并未在2016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使用科根公司提供的Facebook数据。“我们为大选提供了投票、数据分析和数字营销。”他们在声明中说。该公司还表示,他们并没有使用科根所研究的人格剖析图。该公司称,他们的确使用数据来“识别‘可说服的’选民、他们投票的概率、他们关心的问题、他们最有可能捐助的人。”

在威利前往英国议会作证之后,Cambridge Analytica在声明中表示,他们从未向Aggregate IQ提供任何来自科根的Global Science Research公司的数据。

英国议会披露的电子邮件则显示,Cambridge Analytica的英国关联公司SCL Group曾经与Aggregate IQ展开沟通,商讨如何把科根的数据以及如何借此瞄准美国多州选民的模型,提供给博尔顿的政治行动委员会。

在一封包含已被停职的Cambridge Analytica 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和Aggregate IQ创始人杰夫·斯尔维斯特(Jeff Silvester)的邮件中,他们二人讨论了如何利用科根的数据来创建目标选民群体的个性簇数据,涵盖新罕布什尔、阿肯色和北卡罗来纳三个州。

这两位高管还讨论了从另外一家调查公司获取科根的数据,以便将其与他掌握的Facebook数据结合起来。“这需要进行建模,以便在下周结束前瞄准选民,这样就能用来帮助随后一周推出的微观定位措施。”一名未具名的SCL员工在消息中写道。

英国议会披露的文件还显示,SCL Group在2013年11月与Aggregate IQ签订协议,同意向其支付最多20万美元服务费,其中包括“Facebook和社交媒体数据收集”。另外一份文件还显示,SCL向Aggregate IQ支付50万美元,开发一个可以用于瞄准美国选民的平台。(书聿)

原标题:日本6个在野党决定要求传唤到国会作证

中新网3月30日电 据日媒报道,29日,日本6个在野党就财务省篡改批文的问题在国会举行了联席会议。与会人员认为,相关问题的真相完全没有查明,从而一致决定将要求传唤首相安倍晋三的夫人安倍昭惠到国会作证。

29日,围绕财务省篡改向森友学园出售国有土地批文的问题,日本立宪民主党、希望之党、民进党、日本共产党、自由党和社民党等6个在野党的干部在国会举行了联席会议。

会上,立宪民主党干事长福山哲郎发言指出,“前财务省理财局局长佐川宣寿在国会作证时,竟然56次重复了相同的说法,即因为有可能受到刑事起诉,所以,无法作答。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连门口都未能进入。如果安倍首相真认为必须查明事实真相的话,我们希望执政党尽早举行预算委员会集中审议。”

另外,民进党干事长增子辉彦表示,“包括安倍首相夫人安倍昭惠在内,有必要传唤所有与森友问题及篡改批文问题有关的人员到国会作证。”

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小池晃强调称,“我们有必要行使调查国政的权力,敦促有关方面提交所有相关资料,并传唤所有相关人员作证。我们在野6党应团结一心,查明事实真相和责任所在,迫使本届内阁总辞职。”

据悉,日本大阪一处国有土地降价8亿多日元,低价出售给森友学园一事公诸于众后,森友学园问题逐渐升温发酵。去年2月,在野党就首相夫人安倍昭惠曾一度担任森友学园计划开办的小学的名誉校长一事,展开了追究,认为安倍昭惠对廉价出售国有土地产生了影响。对此,安倍晋三否定称,“如果自己和妻子与此事有牵连,将辞去首相和国会议员的职务”。

日本财务省在国会的要求下,公布了记载有向森友学园出售土地时的洽谈情况的相关文件。然而,今年3月,财务省承认曾对土地批文等进行过篡改。27日,前财务省理财局局长作为证人被传唤至国会,并接受了质询。

原标题:美驻俄大使:不排除因“中毒门”冻结俄在美资产可能

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洪博培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洪博培

海外网3月29日电 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洪博培表示,不排除因斯克里帕尔父女冻结俄在美资产的可能。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当被问到是否有可能像英国一样冻结俄罗斯资产时,洪博培表示:“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希望能够成功稳定两国关系,但当然,这是有可能的。”他补充称:“当我们能够建设性地解决所有问题时,才会拥有正常的关系。”

3月4日,前俄英双重间谍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尤利娅在英国索尔兹伯里被发现失去意识。据英国政府消息,导致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的是A234毒剂,属于前苏联研制的“诺维乔克”类神经毒剂。英国指责俄罗斯与此事有关,俄罗斯对此坚决否认。

据海外网早前报道,在“中毒门”事件发生后不久,西方国家采取了集体驱逐俄罗斯外交人员的行动,这也使得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外交关系陷入僵局。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于3月14日最先宣布将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9日指出,目前有约30个国家出于与英国的团结,宣布驱逐俄外交官。其中美国驱逐的俄外交人员数量最多,达60人。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早前表示,英国方面至今仍未就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案提供任何资料,那些针对莫斯科的指控毫无根据,没有证据可以坐实任何一项指控。俄方要求英国提供关于该案件的所有现有信息。针对欧盟和美国采取的驱逐俄外交官和关闭俄驻美总领事馆的做法,俄罗斯也将作出对等回应。

原标题:,镇政府:争取一个月内定方案

南方网3月28日消息,3月26日,记者此前报道了湛江富豪回乡捐款建别墅送村民,但却发生别墅分不下去的问题,此事引起湛江市和遂溪县的高度重视。

3月27日上午,遂溪县、遂城镇两级政府派出协调组,到官湖村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听取村民对别墅分配的意见看法。

遂城镇党委副书记林云冲告诉记者,建好的别墅没有分下去,也有实际的情况。“筹备组按当时登记了户数,并以此规划为每户建一套别墅,但是具体分配方案却一直没有确定下来。时隔几年,随着村里人口的增长,一些村民的儿子也陆续结婚成家。所以才有个别村民根据自己需求提出意见,希望多分房子。”但林云冲也表示,大部分村民还是支持善举的,希望能早点分到房子。

林云冲称,目前遂城镇政府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协调官湖村的别墅分配工作。在未来一个月里,工作组将通过走访的方式,收集官湖村每一户村民的意见;同时跟捐赠的企业家沟通,尊重其意见完善分配方案;最终争取在一个月内确定方案,把现有的别墅分下去,让公益行为圆满落地。

针对别墅分配后,村子未来户数增长产生的住房需求,官湖村委会书记许守荣表示工作组也计划在村里重新规划出一片土地,提供给之后新成家的村民建房,解决村民住房的后顾之忧。

[此前报道]遂溪县政府介入调查:第一时间派出工作组进村调查情况

遂溪县委书记余庆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企业筹建捐赠别墅是自发公益行为,是乡贤情系乡里、回报家乡的结果,并无向县镇两级进行沟通,村委会也没上报相关情况。网上传出别墅分配出现问题后,湛江市委书记郑人豪高度重视,指示县里要协调好,把正气和道德风尚树立起来。

遂溪县委县政府已经第一时间派出工作组进村调查情况,了解村民真实需求,摸清问题症结。在与村民、企业充分沟通后,将积极引导,形成共识,解决好矛盾和纠纷,让公益行为圆满落地。

[更早报道]湛江富豪捐2亿建258套别墅赠乡亲,房子却分不下去……怎么回事?

今年春节前,湛江吴川一老板出资八千万造别墅送村民的新闻引发社会关注。而近日有群众报料称,在几十公里外的湛江遂溪县官湖村,同样有企业家回报乡里——天地壹号的创始人陈生筹建129栋共258套别墅,准备无偿赠送给村民使用。

而让捐赠者始料未及的是,投资2亿多元的一期项目即将竣工交付之时,当初按照常驻人口规划了别墅数量,现在有村民却提出子女已经结婚或即将结婚,希望再分多一两套;有户口早已外迁的原村民联名写信,也希望回村分房;甚至有村民表示如果要拆旧房建二期工程,除了按计划给他们分配别墅,还得支付赔偿……

本是扶贫济困的善举,最后却因村民种种的想法出现了矛盾,别墅能否按原计划分配也成了问题,以致这位乡贤连续两年不愿回乡过年。“一回去,每个人都提出各种问题和要求,所以我干脆就不回去了。”陈生坦言非常困惑。

建别墅赠乡亲还包就业

从湛江市中心驱车约30分钟进入遂溪县地界,再开上10余里路就到达官湖村。18根大理石柱作两翼、约二十米高的欧式入村门楼,上书“官湖村”、“天佑官湖我辈努力”,气派非凡。

沿着村路一直往向北,经过一片略显破旧的砖瓦民房、少数水泥楼房,就能看到一栋栋红色屋顶、米黄色墙面别墅,整齐划一地矗立在池塘边上。

两层半的农村别墅已经完成内部装修,有5间房、2个客厅,门前均留有车位,并已种上绿化花草。别墅间引入溪流、建有小桥,还有亲水平台、篮球场、羽毛球场、戏台等小区配套。

这个足以媲美度假村的新农村别墅群,难道又是哪个房地产的项目?

记者走访咨询了官湖村多名村民及施工方获悉,这并非房地产商的投资项目,而是当地乡贤陈生在外创办企业发家后,出资2亿多元建的别墅群,准备无偿赠送给村民。

官湖村的村主任陈春强说,陈生致富后一直没有忘记家乡。为了实现村民共同致富,陈生在官湖村开设了较大规模的生态养猪场,为村里100多户村民提供了就业机会。

猪苗、饲料、疫苗由公司统一提供,按标准出栏后统一收购,按每人500头猪饲养量,一年收入可以达到10万元左右。这些投资让官湖村脱离了“贫困村”。

由于担心村民收入不够,陈生还出钱收回了村里早前出租的山地,统一种植好荔枝树,每户村民可以分配到5亩这样的荔枝林。

2011年,陈生看到村民的房子普遍是砖瓦结构,大部分比较破败,便萌生了帮助乡亲修房的想法。在跟当时村委会成员商量后,陈生提出要为村里的常驻人口修建别墅,并修建公寓给予外出的村民回乡探亲使用。

为了摸清具体户数,村委会干部于2013年前后进行调查、统计,共有190多户常驻的村民拿户口本进行了登记。预留一定的变动后,由村集体提供土地,陈生计划出资2亿元,分两期修建129栋258套别墅、2栋农村公寓、1栋村委办公楼、1个幼儿园、1个敬老院等,其中仅设计费就花了几百万。

第一期别墅共69栋、138户,建在村集体的荒地上,完成内部装修、配套绿化、优化排水、铺设地下电缆后,在2017年底基本可以交付使用。

有房、有收入,根据陈生的规划,村民可以过上较为富足的生活。但是施工方却告诉记者,一期房子怎么分配成了问题。

村民们各有想法 别墅遭恶意破坏

作为现场施工方负责人,魏文青最近有点烦恼。

原本已可以交付的别墅,在3月初连续几天遭人恶意破坏。十多个窗子被石头砸坏,又要重新修复。

村委会称是其他村的村民破坏的,魏文青已无从查究,只能增派人力看管,抓紧维修。

事实上项目的建设也并非一帆风顺。

据魏文青、村里的乡绅陈光武两人分别反映,自别墅修建后,就开始有部分村民提出按原有登记户数不能满足需求,儿子们结婚成家后希望分多一两套。有一些在外生活的原村民,也通过各种渠道表示要回村分房。

“一些户口早已迁出的原官湖村人还集体写信,希望也能分配到别墅。”魏文青表示,“很多村民更直接联系到了陈生那边。但这些不符合实际、超出了原本规划的要求,都被我们拒绝了。”

对于陈生的善举,大部分村民都非常感恩,但也有一小部分人不太配合。

比如建新村场的戏台时,需要拆除原地的一排废旧猪栏,而物主是生态养猪场的员工。村委会帮忙沟通时,物主却不愿意自行拆除,并以此为筹码要求分多两套房子。村委会做了一年多的工作,广场的建设就一直被这样拖着……最后魏文青通过公司进行沟通,才说服那位村民。

根据规划,第一批别墅建成后,因为村里建筑用地有限,就需要拆除一些村民的旧房子才能开展第二期建设。但很多村民却提出要确定分配方案,让他们搬入新的别墅后,才愿意拆除旧房子。

然而村民们所希望的分配方式,已经脱离了最初的建设分配计划。

经过几年的工期后,不少村民表示距离当初户数登记已经过了几年,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或者将要结婚成家,要求调整分配计划,这意味着需要的数量超过258套。

记者在官湖村走访时,很多村民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57岁的村民陈海山表示两个儿子早前已结婚成家,希望多分配到一套房子,或者不拆除旧房;62岁的陈候善表示别墅只有一个灶台,两个儿子成家后住一套煮饭不方便;38岁的陈海波则希望别墅能尽快分下来,认为应该按最初登记的情况分配,无偿的善举不可能照顾到每一代人……

陈光武还透露,在前不久召开的一次村民代表会议中,有近一半村民代表更提出,如果公司要拆除他们的旧房子,除了给他们分配别墅外,还需要支付赔偿。

扶贫却陷困惑 期盼早日解决

魏文青表示,原计划今年春节前后就分配第一批别墅,但是现在村民们不断提出新的分配诉求,要求的数量早已超出了当初登记情况,也不符合最初计划和公平性,房子怎么分配成了问题。

建好的房子分不下去,旧的房子也拆除不了,第二期工程无法开展。整个项目似乎被打上了一个结。

“我只要一回来,每个人都是各种问题和要求,所以我干脆就不回去了。”陈生坦言,为了捐赠别墅的事情,他最近两年都没有回乡过年。

尽管村民不断提出的新要求让陈生非常苦恼,但他表示仍然希望在未来两个月内,按原有的计划把建成的别墅交付给村民,同时尽快开启项目二期建设。

同时陈生也希望村民能给予理解和支持,希望基层村组织及上级政府能够承担起中间沟通的角色,协调统一村民的意见。陈生认为,如果把沟通压力全集中在企业身上,那么乡贤们回乡建设也会遇到很多相同的困扰。

记者也从官湖村委会处获悉,近日他们也将召开全体村民大会收集村民的意见,商讨房子的分配方式。陈光武表示,将尽快统一村民的意见,对于村民一些不合理的诉求,也会尽量予以劝解。

来源:南方网

两会闭幕后,几乎天天都有重磅人事消息。

例如昨天(3月26日)一天,从地方传来消息,山东省委原副书记、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文涛担任黑龙江代省长,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赵一德担任河北省委副书记;从中央部门来看,最吸引眼球的当属郭树清,这位刚履新合并后的银保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又有两个重要职务——央行党委书记、副行长。

在两会上,易纲正式接棒周小川,出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央行也构成了“双首长”配置。迄今为止,除了央行外,至少有司法部、应急管理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几个中央部门都是“双首长”。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与这些“双首长”一同出炉的是机构改革后的新班子,目前包括农业农村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应急管理部、司法部、文化和旅游部、水利部等近10家改革后的国务院机构陆续公布了领导班子组成人员。

这些新班子,有看头。

两“会”副主席全进新班子

虽然从机构改革方案里没提到央行,不过目前看来,这个重要部门也将有不小的变化。对于原来的班子来说,郭树清书记是位新人;对于原有的机构来说,这位新人的加盟,意在从人事安排上理顺央行和银监会的关系,全局性把握不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按照财新的分析来说,“既深入推进改革,又保持稳定。”

也由于这一安排,原有的央行、银监、保监联系得更为紧密。当然,率先联系的是银监和保监。此次新组建,班子选配不太难。自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去年4月落马后,主席职务一直空缺。有过多个金融管理岗位历练的郭树清担当重任也属自然。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梳理发现,新组建的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共有8人,原银监会4位副主席和原保监会3位副主席悉数在列,还有一名党委委员,那是原银监会纪检组组长李欣然。


去年9月,福建省龙岩市委书记林国耀上调中央纪委派驻保监会纪检组长。此番调整,他未在新班子名单上,具体去向有待披露。

省委常委进京

其实说郭树清是央行的“新人”并不确切。在3月26日下午的央行干部大会上,郭树清当着老行长周小川和新行长易纲的面说,“(我)非常高兴再次回到人民银行工作”。

看看其简历就知道,2001年3月至2005年3月,郭树清当了四年的央行副行长。

13年后的3月,郭副行长成了郭书记。

有意思的是,郭书记的一位老同事,此次也成了部委的“新人”。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说的是李群,刚卸任山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他,成为新组建的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长。

郭树清从2013年至2017年担任四年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这段时间李群则是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在郭树清回京任职两个月后,李群调任常务副省长。

这次前往文化和旅游部任职是李群仕途生涯第一次“出省”。

关心时政的朋友都知道,文化和旅游部是将正部级的原文化部与副部级的原国家旅游局的职责整合,组建而成。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官网,新的领导班子一共13人。原文化部党组书记、部长雒树刚出任文化和旅游部党组书记、部长,原国家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李金早出任文化和旅游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其他11位领导,除了李群以外,6人来自原文化部,4人来自原国家旅游局。

跨部门调入新部长

不知各位是否注意,其实新组建的农业农村部变化也不小。

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一是将中农办和农业部这一“党”一“政”职责整合;二是将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原国土资源部、原水利部有关农业投资开发、农田整治、农田水利建设等职责整合。

中农办也设在农业农村部。

因此,原中农办主任韩俊进入农业农村部新班子,也是正常的了。

现年55岁的韩俊是农学博士,曾在中国社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两大智囊机构工作,2010年从国研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任上擢升为副主任。四年后调任中财办副主任,而后又出任中农办副主任、主任。

目前,农业农村部官网“部领导”一栏,更新后的部领导为:韩长赋、余欣荣、韩俊、张桃林、屈冬玉、吴清海、于康震、宋建朝、唐华俊、吴宏耀、张仲秋、马爱国、张合成。

在13名班子成员中,有两位来自原中农办,除了韩俊以外,还有原中农办副主任吴宏耀,其余都来自原农业部。

司法部和农业农村部相类似。根据改革方案,将司法部和国务院法制办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司法部。

新组建的司法部领导班子有9人,部长、党组副书记是公安部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正部长级)傅政华。党组书记、副部长是原国务院法制办党组书记、副主任袁曙宏。

相信各位也注意到,接连两任司法部长都是跨部门调入,刚出任最高检检察长的张军一年前从中纪委副书记岗位上调任司法部长,这次则从公安部调来傅政华接替张军。

除了傅政华、袁曙宏,另外还有7位领导,其中5位来自原司法部,2位来自原国务院法制办。

image

值得一提的还有水利部。

根据改革方案,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及其办公室、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及其办公室并入水利部。

目前,原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鄂竟平出任水利部党组书记、部长,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蒋旭光出任水利部党组成员,国务院三峡办党组成员、副主任雷鸣山出任水利部党组成员。

5部门领导组成新班子

形容机构改革后的新班子,大体可以有两种表达,一种是略有变化,一种是变化不小。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领导班子应该算前一种。班子成员共6人,主任、党组书记是马晓伟,其余5人分别是,副主任、党组成员崔丽、王贺胜、曾益新,中央纪委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纪检组组长、党组成员马奔,以及党组成员、中国老龄协会会长王建军。

其中,马晓伟是副职“扶正”,接替已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李斌;王建军是原民政部党组成员,全国老龄办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

根据改革方案,保留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日常工作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承担。也就是说,民政部代管的中国老龄协会改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代管。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最后说一下应急管理部,因为其组建部分相对较多,领导班子来源也相对多。

根据改革方案,将国家安监总局的职责,国务院办公厅应急管理职责,公安部的消防管理职责,民政部的救灾职责,国土资源部的地质灾害防治、水利部的水旱灾害防治、农业部的草原防火、国家林业局的森林防火相关职责,中国地震局的震灾应急救援职责以及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国家减灾委员会、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的职责整合,组建应急管理部。

同时,中国地震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由应急管理部管理。

然后看一下应急管理部的领导班子成员: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黄明,部长、党组副书记王玉普,应急管理部党组副书记付建华,党组成员孙华山、郑国光、黄玉治、叶建春、尚勇、艾俊涛、王浩水。以上一共10人。

这10人的原单位分别是: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