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Coinbase智能合约被曝漏洞,用户可无限量窃取以太币

雷锋网消息,3月22日,美国加密钱包供应商和交易所 Coinbase 的智能合约被检测出现漏洞,允许用户无限取出ETH(以太币)。

据外媒报道,这一漏洞由荷兰安全公司 VI Company 发现并上报,其认为从技术上讲用户可以无限制使用以太坊的资金。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

通过使用智能合同在钱包之间分发以太币,就可以操纵并篡改用户 Coinbase 账户里的余额。

在智能合约中,倘若某一单笔内部交易失败,相关交易都将被撤销。但在 Coinbase 的业务系统中,并不会撤销相关交易,也就是说有心人可以在账户余额中不限量添加以太币。

万幸的是,Coinbase 账户均为实名验证,即使有人趁机浑水摸鱼,也能被系统检测、追踪。因此即使这一漏洞存在一月之久,也未发现被人利用。

于是,Coinbase大手一挥,奖励了这家公司一万美元,并针对该漏洞作出回应。其表示,上述漏洞意味着 Coinbase 的智能合约确存有缺陷,但目前并未发现有用户利用此漏洞牟利。

原标题:上游深阅读丨起底脱逃的涉毒死缓犯黄德军:偏离的人生轨迹

,男,1982年11月1日出生,云南“2018322”脱逃的涉毒死缓犯人。

3月23日9时46分,脱逃后的黄德军在大理落网。在其老家湖北省房县城关镇,黄德军的名字因其脱逃而被警方悬赏缉拿,一时成为议论的焦点。

黄德军。 图/云南省公安厅官方微博黄德军。 图/云南省公安厅官方微博

当日,上游新闻记者(全国新闻热线:M17702387875@163.com)在房县采访发现,小名“二哈子”的黄德军,自小辍学后的人生轨迹就偏离了方向:

1岁,父亲坐牢;3岁,母亲改嫁;14岁,辍学;17岁,因盗窃被判缓刑;21岁,因盗窃二次入狱;27岁,因非法侵入住宅获刑十个月;31岁,因盗窃被判2年。

出狱半载后的2016年初,33岁的黄德军去了西南边境,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分崩离析的家庭,双双辍学的兄弟

1982年11月17日,黄老三家的“二哈子” 黄德军出生。但没过多久,黄家就分崩离析。

1983年,“严打”的标语贴满房县大街,黄老三因盗窃被判刑15年。两年后,黄老三的妻子改嫁到江苏。父亲坐牢,母亲改嫁,黄家兄弟与奶奶相依为命。

奶奶是地地道道的菜农,靠着三分菜地生活,想吃肉是一件困难的事。黄德林说,他性格木讷,弟弟调皮。家里一个月才能吃上一顿肉,肉端上桌,如果他先吃,弟弟会“打”他,他只能等弟弟吃够后,再吃点“肉沫子”。因为经常吃不饱,弟弟偶尔会去街上偷包子和鸡蛋。

黄德林说,家里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奶奶的心情一直很压抑。随之而来的是简单粗暴的管教方式,如果弟弟犯错了,他也要跟着“连坐”。两人面对墙跪着,一根棍子下来,打四只手,“奶奶让我们搬粪,我搬了,弟弟没搬,就要一起挨打。”

黄德林说,他时常可以看到,弟弟因为迟到或作业没写完被老师惩罚。

1996年,读初二的黄德林和读初一的弟弟黄德军双双辍学。

辍学后,黄德林更爱呆在家里,弟弟黄德军则和小伙伴整日在大街上游荡。

短暂的父子团聚时光,不想再见妈妈

两兄弟辍学后不久,获得减刑的黄老三出狱了。

看着陌生的父亲,两兄弟隔了两个多月才叫了声爸。他们渴望与爸爸呆在一起,可黄老三依旧是不着家,“经常有人来喊他,大早上出去,晚上才回,也不知道他在干啥。在家里呆了半年多,爸爸就跑去浙江温州打工了,在海边挑沙。”黄德林说。

黄老三在温州稳定后,两兄弟先后投奔他而去。黄德林先去的,工作是出海打鱼;1998年年底黄德军也去了,可晕船的他只能在海边干点搬运活。

那段时间是父子三人难得在一起的时光。“我们3个人住在一起,聊天说要多赚钱,把家里的平房变成高楼。干活累了,爸爸还会给我们买冷饮。”黄德林说,那段时间很短,只有一年。

1999年春天,雇主嫌17岁的黄德军挑不了重活,将他辞退。为了安慰弟弟,黄德林打算送黄德军回房县。

“我找外婆要到了妈妈的地址,我们去看看她吧。”黄德军对哥哥说。回房县途中,兄弟俩去了江苏找妈妈。见完后,他们就后悔了。

黄德林回忆,他看见了妈妈的现任丈夫和十几岁同母异父的弟弟。那顿晚饭,气氛尴尬得几乎没人说话。

第二天,兄弟俩离开时,妈妈说了一句话:“以后没事,别来了。”

从这以后,兄弟俩再也没和母亲联系过。

带着失落的心情,兄弟俩回到了房县老家。之后黄德林又回到了温州打渔,黄德军则呆在家里。

闻听父亡噩耗,“二进宫”黄德军要悔改

黄家的平房在黄老三和其他五个兄弟姐妹的努力下,变成了一栋临街6层高的楼房,一大家人同住在一栋楼内,一小家一层。

黄德军总是给黄家人带来意外。

黄德军婶婶回忆,2000年,房县法院审判庭内,黄德军与另外三人站在了被告席上。法官说,黄德军等人盗窃电缆等物,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缓刑期间,黄德军很少与家人交流。婶婶说,劝他走正道,话说的很重他也不顶嘴,只是默默回到四楼的房里。

2003年11月10日,缓刑期间的黄德军因盗窃罪入狱服刑。2004年,黄德林去看他时说:“你关起来不久,爸爸走了,喝酒喝多了,摔地上了,头流了很多血,就埋在了温州。爸爸说过怪他不怪你,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现在只有500元,给你300,我带200元当路费。”

听完这句话后,黄德军表情木讷,只回了一句:“我留200,你拿300走,我会好好改造的。”

黄德林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黄德军想悔改的话。

2009年1月21日,刑满释放后的黄德军去浙江台州一仪表厂打工,月薪2000多元。

黄德林以为弟弟黄德军走上了正道,可当年9月28日,黄德军因非法入侵住宅罪,被台州路桥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

2010年7月25日,黄德军第二次刑满释放后,和亲戚去山东金矿打工。

黄德林始终相信弟弟能悔改,他还特意出钱把弟弟的那间房装修了。2012年过年时,兄弟俩聚到了一起,黄德林说:“房子有了,偷鸡摸狗的事别搞了,多赚点钱,结个媳妇。”

但黄德林的希望再次落空了。黄德军没能娶到媳妇,是因盗窃,他第四次获刑。

第四次获刑,冲散了一场本该结的婚

黄德军堂妹介绍,2012年的中秋节,黄德军带了“准嫂子”回来。“准嫂子”是黄德军的同学,两人在台州打工时走到了一起。

“准嫂子”离异,与前夫有一个女儿,由她抚养。黄德军没有介意孩子,他和“准嫂子”的感情很好,三人一起生活在四楼。

现实摆在面前,“准嫂子”要照顾年幼女儿没法工作,黄德军在房县又找不到工作,经济上捉襟见肘。

于是黄德军去了宁波象山打工,走之前给母女俩留下一句话:“赚到钱了就回来,然后结婚。”

一年多后,“准嫂子”接到了民警电话后去了象山,花钱请律师帮31岁的“准老公”黄德军打官司。原来,在象山黄德军又干起了盗窃的勾当。

2013年7月17日的判决书显示,象山县人民法院查明,2012年10月至2013年3月间,黄德军曾伙同他人五次使用液压钳,在象山县境内流窜盗窃烟酒店副食品商店,偷盗香烟、现金等物品。这一次,黄德军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5000元。

这是黄德军第四次获刑。

黄德军堂妹说,为了帮黄德军打官司,“准嫂子”贴了不少钱。可最后,“准嫂子”还是搬出了四楼。

出狱回到房县后,黄德军变得更加少言寡语了。

“没能结成婚,他挺伤心的。”黄德军堂妹对上游新闻记者说。

说要走正道赚钱,却在边境贩毒获死缓

弟弟黄德军如何从一个盗窃惯犯变成了毒贩,黄德林始终没弄明白。

第四次获刑出狱后的2016年春节,黄德军是在老家和哥哥一起过的。黄德军开玩笑说,想去缅甸当雇佣兵,赚钱快。黄德林则问他:“你又不会武功,身体还没我好,咋当得了兵?”

黄德军笑着说:“逗你玩,是要去云南打工。谈了个女朋友,这次走正道,赚钱结婚。”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云南德宏州中院编号为(2017)云31刑初188号刑事判决书显示,黄德军有个女朋友叫郎某春,他们于2016年10月13日从昆明坐车到芒市。

法律文书显示,郎某春曾因和前男友刘某纠纷,叫来谭某某和与崔某帮忙,崔某持杀猪刀及匕首将刘某砍伤,谭某某用拳头和脚踢等方式殴打刘某,经鉴定刘某的损伤程度系轻伤二级。崔某和谭某某分别获刑十个月和七个月。

黄德军化名王勇和女友抵达芒市后的10月21日,和一名叫郭松的男子在芒市遮放买了两辆旧摩托车,并到界河对岸的阿宝家谈事情,阿宝将一个蓝色的蛇皮袋捆在了黄德军驾驶的云NQ2777摩托车上,走的时候又将一个白色塑料袋塞进他牛仔裤的后口袋。

当晚6时许,黄德军驾驶摩托车在芒海至遮放公路36公里处的工开缉查点时被抓获,当场查获毒品甲基苯丙胺6331.7克和海洛因8.99克。

2017年11月27日,德宏州中院判决黄德军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今年3月22日凌晨3时30分许,涉毒死缓犯人黄德军在从德宏州看守所转至昆明监狱途中,趁上厕所时溜窗脱逃。

次日9时46分,身高1.66米体态偏瘦的黄德军在脱逃30个小时后,在大理下关镇落网。

同一天,黄德军的哥哥黄德林对上游新闻记者说,想见黄德军一面,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干,问个究竟。

原标题:164家独角兽“不是政府认定的”,主办方:是企业干出来的

澎湃新闻记者 王歆悦

又一份中国独角兽名单出炉。

3月23日上午,科技部火炬中心、中关村管委会、长城战略咨询、中关村银行联合主办发布会,发布了《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报告》以10亿美元估值为门槛,收列了164家独角兽企业,这些企业分布于18个行业领域、遍布全国19个城市。

榜单中,蚂蚁金服以750亿美元估值第一,滴滴、小米分别以560亿美元、460亿美元估值列第二第三。排名前十的其它公司分别是、美团点评、宁德时代、今日头条、菜鸟网络、陆金所、借贷宝。

相比2016年上述机构发布的独角兽榜单,2017年的榜单上,入选的独角兽企业总数增加了33家;估值总额也飙升了1408亿美元。2016年榜单上的知名企业中,大疆因成立时间不符合评选标准在新一年度的评选中落榜,乐视系4家公司则因估值问题而落选。

哪些地方独角兽扎堆?哪些行业善出独角兽?

根据前述机构发布的2017年度榜单,目前中国独角兽企业总估值6284亿美元,平均估值38.3亿美元。其中,估值100亿美元以上的超级独角兽企业共有10家,估值在50-99亿美元间的企业10家,估值在20-49亿美元间的企业33家,估值在10-19亿美元间的企业111家,85%的企业估值处于平均估值水平以下。

报告显示,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多在2010年之后创立,占比达90%。2014年是独角兽成立最多的年份,共有31家,2014年及之后成立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占比达37%。

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主要分布于19座城市,北京70家,上海36家,杭州17家,深圳14家,武汉5家,香港4家,广州3家,南京、天津、镇江各2家,成都、东莞、贵阳、宁波、宁德、沈阳、苏州、无锡、珠海各1家。

根据榜单,2017年有6座城市首次出现独角兽,分别为成都、宁波、东莞、无锡、镇江和沈阳。

上榜企业分布在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大健康、文化娱乐、物流、交通出行、互联网教育、新能源汽车、云服务、人工智能、房产服务、新媒体、大数据、企业服务、智能硬件、旅游、软件应用和社交等18个领域。

其中,电子商务(33家)、互联网金融(21家)、大健康(14家)、文化娱乐(13家)和物流(11家)领域的独角兽数量排名前五。

从各领域独角兽企业的估值分布来看,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大健康、文化娱乐和物流五大领域的独角兽企业占据了估值总额的53.9%。其中互联网金融领域估值最高,为1592.7亿美元(占总估值的25%),比第二名电子商务领域高出690多亿美元。

谁落榜了?

根据报告,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由一年前的131家增至164家,数量上增长25%。其中,新晋独角兽企业62家,因上市而毕业的独角兽9家(分别为众安保险、iReader掌阅科技、趣分期、易鑫金融、、阅文集团、、分期乐、奇技),因收购合并而毕业的独角兽2家,因成立超过10年而毕业的独角兽9家(大疆创新、大地影院、苏宁金融、猪八戒网、玖富、猎聘网、返利网、Here地图和芒果TV),因估值下降而退出榜单的有9家。

澎湃新闻记者比对发现,现身2016年榜单的乐视系4家公司,这次尽数落选。在2016年榜单中,乐视移动以55亿美元的估值,位列榜单第14位;乐视体育以33亿美元的估值位列第20位;乐视影业以14.7亿美元的估值排在第62位;乐视云以10.8亿美元的估值排在第80位。

在2017年的榜单中,主办方没有详述乐视系公司落选的具体原因。不过,过去这一年,乐视系资金链危机愈演愈烈,其各类子公司均不同程度陷入经营困局。

谁评选的,能代表政府认定吗?

值得关注的是,《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出炉后,不少报道将上榜企业前加上了“科技部认定独角兽”的标签。

不过,网络流传的图片显示,上榜企业最终获得的证书上,发证单位区域署名的则是: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

而官网资料显示,长城战略咨询正是从该研究所发展而来。

长城战略咨询方面回应澎湃新闻称:“独角兽并不是专家评出来的,也不是政府认定的,而是企业自己干出来的、是投资人自己投出来的,我们只是做了信息挖掘、考察、统计、研究和发布,科技部火炬中心在过程中进行把关和验证,我们所有的工作就是信息服务。这个榜单上的企业将来有没有政策倾斜,我们不知道,也许会是一个信息的参考。”

据长城战略咨询方面介绍,《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是由中国科学技术部直属事业单位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简称“科技部火炬中心”)牵头,由民营咨询机构长城战略咨询撰写。

官网资料显示,长城咨询面向企业和高新区,提供新经济咨询服务;总部位于北京,在宁波、武汉、广州、天津、成都、济南六地设有业务中心;拥有300余名项目经理、咨询师组成的专业团队以及3000余名外部专家组成的专家网络。

而科技部火炬中心则起源于旨在发展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的指导性计划——火炬计划。作为火炬计划的具体组织实施单位——科学技术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成立于1989年10月,是隶属于国家科学技术部的独立事业法人单位。

入选标准

根据《报告》,进入该独角兽榜单的企业,需要符合5项标准,分别是:

(1)在中国境内注册的,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

(2)成立时间不超过十年(2007年及之后成立);

(3)获得过私募投资,且尚未上市;

(4)符合(1)(2)(3),且企业估值超过(含)10亿美元的称为独角兽;

(5)符合(1)(2)(3),且企业估值超过(含)100亿美元的称为超级独角兽。(估值以2017年12月31日前最新一轮融资为依据)。

完整榜单如下:











滴滴CTO张博在滴滴内网回应截图滴滴CTO张博在滴滴内网回应截图

3月23日下午消息,针对滴滴大数据杀熟的质疑,滴滴CTO张博在滴滴内网回应称,从未有过大数据杀熟,预估价与实付价不同,会受乘客定位、网络环境等多种因素影响。

近日有网友质疑称滴滴大数据杀熟,即在使用滴滴打车时,同样的出发地和目的地,价格却不一样。

新浪科技使用两台手机进行测试,选择总部大厦作为出发地,北京首都机场T3作为目的地,就快车而言,拼车价格较为接近,不过一个有10元优惠券,另一个则有5元优惠券;快车价格相差5元左右,优享也相差5元左右。相同的时间和地点,价格确实会有一定的差别。

滴滴CTO在滴滴内网回应称,滴滴平台上不允许价格歧视,打车价格更不会因人、因设备、手机系统而异。“滴滴从未有过任何大数据杀熟的行为,以前没有,以后也永远不会有。”

对于网友晒出的同样出发地和目的地价格却不一样的截图,张博进一步解释称,“预估价”和“实付车费”是两个概念。“预估价”是为用户提供行前车费参考,会实时波动。“实付车费”是真实状况标准计费得出支付价格。

而影响预估价的因素有很多,首先会根据乘客定位、实时路况、预估行驶里程、时长计算预估;其次预估价金额还会有优惠券抵扣金额;最后网络环境也会影响定位信息,进而影响预估价。(张俊)

附《滴滴从未有过“大数据杀熟”,以前没有,以后也永远不会有》全文:

最近几天,外界关于“大数据杀熟”讨论一直很热。我也陆续收到一些询问,问滴滴是不是利用大数据“杀熟”。

首先,必须要强调的是,滴滴平台上不允许价格歧视,打车价格更不会因人、因设备、手机系统而异。创造用户价值是公司的价值观,也是我们做事的基本底线。滴滴从未有过任何“大数据杀熟”的行为,以前没有,以后也永远不会有。

其次,“预估价”和“实付车费”是两个概念。“预估价”是为用户提供行前车费参考,会实时波动。“实付车费”是根据每个行程的真实状况标准计费得出支付价格。

造成“预估价”波动的原因主要有:

第一,每个行程的预估价是根据乘客定位、实时路况、预估行驶里程、时长计算预估的。这些变量都会影响预估价。其中,路况是最复杂的变量,变化非常快。滴滴预估价是按毫秒实时刷新的,所以进入预估价界面的时机不同,看到的结果也不同,哪怕一分钟内也会看到不同的预估价。

第二,滴滴显示的预估价金额=预估价-优惠券抵扣金额。有一些网上的case对比忽略了优惠券抵扣金额,因此造成误解。不过值得关注的是,用户需要分别点击“业务线icon”才能看到优惠券的详细抵扣金额,优惠券金额显示不明显,这一点已请产品团队评估优化。

第三,乘客发单时所处的网络环境是复杂的,可能是移动网络、可能是Wi-Fi环境。乘客也可能是在诸如机场、火车站、地下停车库等建筑结构较为复杂的场景,这都会影响用户的定位信息。此外,即使同名的起点和终点,也会受GPS精度影响,最终经纬度度坐标产生细小误差,从而影响预估价的估算。

其实这个问题比较容易验证,只要两个手机同时打开滴滴,反复进入发单界面多测试几次,就能发现滴滴“大数据杀熟”的说法是错误的。如果大家身边有朋友有类似疑问,也请大家能帮忙耐心解释,消除误解。谢谢大家!

原标题:中国国际专利申请数量已超日本,这件事有必要提上日程

近日,就在全球紧盯白宫贸易“大棒”时,日本媒体却被另一则消息拨动了神经——中国国际专利申请数量超日本,跃居世界第二。《日本经济新闻》直指,在日本技术立国的地位出现动摇的背景下,知识产权领域逐渐走向“中美两强”时代。

▲日经中文网报道截图中国已从技术使用者转变为技术生产者▲日经中文网报道截图中国已从技术使用者转变为技术生产者

3月21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2017年全球企业等申请注册国际专利的统计数据,其中显示中国申请专利数量较2016年增加13.4%,达到48882项,超过日本的48208项,升至第二位。共同社说,日本的申请数量也较上年增加6.6%,但以微弱差距位列第三。而占据首位的美国,去年申请数量为56624项。

据国内媒体报道,中国是2017年唯一一个专利申请量录得两位数增长的国家。自2003年以来,中国每年的增长率都超过10%。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示:“按照目前的趋势,中国预计将会在未来三年内超过美国,成为产权组织专利合作条约申请的最大来源。”

“中国正在成为知识产权‘强国’”是日本媒体关注这一消息时开门见山的看法,而对于中国如何成为“强国”,内驱力从何而来,外界始终对中国保持着“强势围观”。《日本经济新闻》的最新报道提到,中国在《“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中提出“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目标。将完善知识产权的保护制度、加大对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处罚力度,举全国之力改善知识产权市场环境。

▲《“十三五”技术标准科技创新规划》解读(科技部网站)▲《“十三五”技术标准科技创新规划》解读(科技部网站)

俄罗斯《独立报》3月初则援引经济分析师阿尔乔姆·杰耶夫的观点说,中国目前遇到了美国加大施压、全球爆发新危机等问题。“中国不得不在迅速完成外部订单的同时,向主要贸易伙伴推广本国技术和产品。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在激烈动荡的时局中保有安全感,并竞逐新的世界领导地位。”

面对自身势必要走向高质量发展这一明确需求,于中国而言,无论长期愿景还是短期应变,技术创新显然是发展迈向新高度必不可少的条件。而事实也足以令人欣慰。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说:“人们不得不注意到中国经济正在发生的显著转变,中国已经从主要的技术使用者转变为技术生产者。”

▲资料图片:在2017年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展出的智能交通系统模型▲资料图片:在2017年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展出的智能交通系统模型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同样关注到高锐此前的另一表述:从中国在全球专利申请增量中所占的比重可以看出中国创新的发展趋势,中国正在逐步成为全球创新和品牌方面的一个引领者。

华春莹补充说,“中国正在坚定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我们希望中国在这方面的努力和成就能得到客观公正看待。”

海外知识产权保护亟待加强

近年来,外界有关中国技术创新“强势来袭”的消息不绝于耳,专利申请数量激增也往往被关联到中国在技术创新上投入的“大手笔”。今年2月底,时任科技部部长万钢就曾表示,2017年中国的研发支出总额约为1.76万亿元人民币,相比2016年同比增长14%,较2012年增长了70.9%。

美国《研究与开发杂志》曾有统计,中国2017年的研发支出将近4450亿美元(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仅次于美国的5380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

在专利数量持续增长、高新技术成为中国出口重头戏的今天,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和力度的迫切性日益凸显。国家开发银行研究员刘卫平在接受参考消息网采访时介绍,在中国海外投资越来越多、企业海外发展力度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和政府一定要提高自我保护能力,设定国际与国内相结合的保护制度,并且注意与国际企业合作更要讲究知识产权的保护。

刘卫平说,我们要以法律的手段来保护中国的合法知识产权在全球的使用。同时,中国的国际法和知识产权法也需要在制度设定、法律制定和执行力度方面予以加强。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