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教版历史课程网,川教社历史课程网   
banner
李传军:四时八风:风与中国古代民众的时间生活|《中原文化研究》2017年第2期


    摘   要:考古发现的两版商代甲骨文刻辞有对“四方风”的记载,刻辞中对东西南北四方风与春夏秋冬四时祭祀的关系作了一一对应的解说,反映了商朝人对分至四季及其对应物候现象的认识,这是商朝人认识气候和制定历法的重要根据。传世文献中,《尚书·尧典》所记载的羲和观象和制历授时,也是以四方、四风与四季一一对应为基础的。后世的所谓的八方、八风与八节的说法,是对上述岁时观念的引申。在先秦时期,四方风已经与四季这一岁时观念密切相关,并成为农业时令的象征。同时,正是由于四方风对四季收获和农业生活存在着互为因果的重要影响,四时八风才成为象征季节的岁时刻度而为国家所重视,成为历法的制作基础,因而也成为中国古代民众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键词:四风;四方;四季;岁时节令


        作者简介李传军,男,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副教授(山东青岛 266071),主要从事历史民俗学研究。


    在中国古代,最早揭示风这一自然气候现象与人类生产生活有着密切关系的史料,是我国考古发现的商代甲骨文四方风刻辞。

    《甲骨文合集》第14294版,其释文①曰:

    东方曰析,凤(风)曰协。

    南方曰因,凤(风)曰微。

    西方曰夷,凤(风)曰彝。

    [北方曰]九,凤(风)曰役。

    又《甲骨文合集》第14295版,其释文曰:

    辛亥,内贞:今一月帝令雨?四日甲寅夕 。一二三四

    辛亥卜,内贞:今一月[帝]不其令雨?一二三四

    辛亥卜,内贞:禘于北,方曰九,凤(风)曰役, [年]?一二三四

    辛亥卜,内贞:禘于南,方曰微,凤(风)[曰]遲, 一月。一二三四

贞:禘于东,方曰析,凤(风)曰协,亲年?一二三[四]

    贞:禘于西,方曰彝,凤(风)日鼂,渠年?一二三四

    我国甲骨学与商史专家自胡厚宣以来,对这则四方风刻辞,陆续作出了深刻的研究。关于殷代四方风的确切含义,冯时先生指出,甲骨文四方与四风反映了殷代分至四季及每个季节的物候现象,构成了商朝人特有的岁时历法体系。这一体系是殷人区分时间、制定历法的重要准则[1131-154。这种观点,对于深入理解我国古人对风候与社会的关系提供了一个十分珍贵的切入点。如果我们把两版刻辞所涉及的四方与四风的关系综合概括,则可以得到下面的表格:

    与商代四方风刻辞相类似,而内容更加详细具体地揭示四方风候与季节轮替乃至国家、民众生活关系的,在我国古代典籍中还有很多材料,现择其要者列举如下,并作简要分析。

    《尚书·尧典》记载:

    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寅宾出日,平秩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仲春。厥民析,鸟兽孳尾。申命羲叔,宅南交。平秩南讹,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鸟兽希革。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饯纳日,平秩西成。宵中,星虚,以殷仲秋。厥民夷,鸟兽毛毨。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隩,鸟兽氄毛。帝曰:“咨,汝羲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②

    很多学者认为这篇文章是周代史官根据古代传说“旧闻”而编纂的,也有人指出其内容还曾经春秋、战国时期的学者所增补。围绕着观测四仲星以定天象的历史时代,历代学者多有歧见。但竺可指出,以鸟、火、虚三宿而论,至早不能为商代以前之现象,观测星昴出现于南中天的冬季,天气寒冷,则是殷末周初的天象。此说正可与甲骨卜辞四方风说相印证[286-87

 

    又《山海经》记载说:

    有人名曰折丹,东方曰折,来风曰俊,处东极以出入风。(《大荒东经》)

    有神名曰因因乎,南方曰因乎,来风曰乎民,处南极以出入风。(《大荒南经》)

    有人名曰石夷,西方曰夷,来风曰韦,处西北隅以司日月之长短。(《大荒西经》)

    有人名曰鹓,北方曰鹓,来风曰狭,是处东北隅以止日月,使无相间出没,司其短长。(《大荒东经》)

 

    上述资料和笔者所制作的简单表格说明,在我国先秦时期,特别是商周时期,虽然记载的四风与四神的名字偶有不同,但四方、四风与四神乃至四季存在着密切的关系,乃是一个源远流长的观念。这一历史观念,在中国古代还有更多古籍资料的支撑,比如《尔雅》曰:“南风谓之凯风,(《诗》曰:凯风自南。)东风谓之谷风,(《诗》曰:习习谷风。)北风谓之凉风,(《诗》曰:北风其凉。)西风谓之大泰风。(《诗》曰:泰风有隧。)”③

    可以看出,商代统治者进行禘祭这一国家祀典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预卜春夏秋冬四季的天气与农业收获,其主要祈祷的对象是四方风神,说明在商人的观念里,四方风与一年四季的农业生产有着密切的关系,联系到《合集》第12945版四风、四神、四季的对应关系,则说明四方风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四季的代表,成为国家和社会生产生活的岁时刻度。《尚书·尧典》里关于尧命羲、和、羲仲观象授时的行为,则显然是对商代预卜四时与四风关系的继承与发展。只不过,在周代,观象授时的时候观测的对象,已由简单的四方、四风而转变为日月星辰,但观测技术与天文知识的发展与丰富,并未完全掩盖掉自古流传的四神、四方与四季的密切关系,这正是所谓“周因于殷礼,其损益可知也”,商周两代观(风)象授时制度的发展流变,其脉络是基本清晰的。

在四方、四风的基础上,周秦之际,人们又发展出八方、八风、八节的关系体系。

    《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八风平。”杜预《集解》:“八方之气谓之八风。”《左传·隐公五年》孔颖达《正义》:“八方风气,寒暑不同,乐能调阴阳,和节气。”

    《国语·周语》韦昭注曰:“正西曰兑,为金,为阊阖风。西北曰乾,为石,为不周。正北曰坎,为革,为广莫。东北曰艮,为匏,为融风。正东曰震,为竹,为明庶。东南曰巽,为木,为清明。正南曰离,为丝,为景风。西南曰坤,为瓦,为凉风。”

    《白虎通·八风》:“风者何谓也?风之为言萌也,养物成功。”[3341又《白虎通·礼乐》:“八风、六律者,天气也,助天地成万物者也……所以顺气,变化万民,成其性命也。”[3104105

    《说文》:“风,八风也。东方曰明庶风,东南曰清明风,南方曰景风,西南曰凉风,西方曰阊阖风,西北曰不周风,北方曰广莫风,东北曰融风。”[4677

    《易纬》曰:“八节之风,谓之八风。立春条风至,(东北风)春分明庶风至,(东方风)立夏清明风至,(东南方风)夏至景风至,(南方风)立秋凉风至,(西南方风)秋分阊阖风至,(西方风)立冬不周风至,(西北方风)冬至广莫风至,(北方风)。”

    又《吕氏春秋》云:“何谓八风?东北曰炎风(高诱注曰:一曰融气),东方曰滔风(高诱注曰:一曰明庶风,《淮南》作“条风”),东南曰熏风(高诱注曰:一曰清明风),南方曰巨风(高诱注曰:一曰凯风),西南曰凄风(高诱注曰:一曰凉风),西方曰飕风(高诱注曰:一曰阊阖风),西北曰厉风(高诱注曰:一曰不周风),北方曰寒风,(高诱注曰:一曰广莫风)。”[5343

    四方为东、南、西、北四个正方向,再加上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四个方向,就成为八方,即人们认识和标识方位的基本平面维度。八方与风相配,便构成八风。《释名·释天》:“风,氾也。其气博氾而动物也。”按照中国古代的传统思维,气为物之先导,故物无以验则验之气,气无以验则验之风。因此,八风又被古人看作是导致寒暑季节变化的根本原因,因此以八风配八节,就成为逻辑的必然。八风与八节相配,就成为一个圆满适用的岁时体系。

还不止如此,由于岁时与社会的生产和生活密切相关,因而被认为导致季节变化的八方之风也就成为影响民众生活的决定性因素,乃至在秦汉时期,八风成为国家开展政治生活和民众举行公共事务的抽象化时间刻度。从下面的史料中我们可以很清楚看出这一点:

    《淮南子·天文训》记载:

    何谓八风?距日冬至四十五日,条风至。条风至四十五日,明庶风至。明庶风至四十五日,清明风至。清明风至四十五日,景风至。景风至四十五日,凉风至。凉风至四十五日,阊阖风至。闾阖风至四十五日,不周风至。不周风至四十五日,广莫风至。条风至则出轻系,去稽留。明庶风至则正封疆,修田踌。清明风至则出币帛,使诸侯。景风至则爵有位,赏有功。凉风至则报地德,祀四郊。阊阖风至则收悬垂,琴瑟不张。不周风至则修宫室,缮边城。广莫风至则闭关粱,决刑罚。[61216

    《白虎通·八风篇》也记载说:

    距冬至四十五日条风至,条者,生也。四十五日明庶风至,明庶者,迎众也。四十五日清明风至,清明者,清芒也。四十五日景风至,景者,大也,言阳气长养也。四十五日凉风至,凉,寒也,阴气行也。四十五日昌盍风至,昌盍者,戒收藏也。四十五日不周风至,不周者,不交也,言阴阳未合化也。四十五日广莫风至,广莫者,大莫也,开阳气也。故曰条风至地暖,明庶风至万物产,清明风至物形乾.景风不棘造实,凉风至黍禾干,昌盍风至生荠麦,不周风至蛰虫匿,广莫风至则万物伏。[3341342

    与此相近似的材料还有《易通卦验》的记载:

    冬至,广莫风至,诛有罪,断大刑。立春,条风至,赦小罪,出稽留。春分,明庶风至,正封疆,修田畴。立夏,清明风至,出币帛,礼诸侯。夏至景风至,辩大将,封有功。立秋,凉风至,报土功,祀四乡。秋分,阊阖风至,解悬垂,琴瑟不张。立冬,不周风至,修宫室,完边城。④

    上述史料足以说明,经过知识的积累、岁月的积淀,四风、四季鲜明对应的岁时生活,已经成为战国秦汉时期的社会常识,气候因风候而改变,人类的生活则必须按照气候来安排。于是就产生了《礼记·月令》这种记载“王官之时”,即由国家颁布的节令性国家祀典、军政生活、刑律政令等自成系统的文献⑤。

    萧放先生指出,风在中国古代除了作为名词性概念以外,还兼有动词性的化导社会的作用。《说文》“风动虫生,故虫八日而化,从虫凡声”[7284,风的原始意义是指春天的气⑥。柔和的春风,焕发生机,它是生命的象征。“动物曰风”⑦,在人们的观念中它主要促进虫类的生长。风能促进万物繁育,也能改变人的生活。《尚书》:“四海之内,咸仰朕德,时乃风。”⑧这里的“风”即教化之意。风的教化含义在夏商时期还不明显。两汉时期,随着儒学的繁荣,礼仪教化受到空前的重视,风的教化意义也上升到社会文化的层面。从古人对典籍的阐释解读中,我们就能明确地得到这样的信息,风具有特殊的政治感染力。孔颖达在《毛诗正义》里就指出“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⑨。孙诒让在《周礼正义》里还讲“风谓政教所施,故曰上以风化下”⑩。可见,风化即教化,化民成俗,因礼化民,所谓的风化、教化、风教,都暗含着虽然柔和,但却是自上而下的教育活动。这也深刻地说明,先秦秦汉时期,风还被引申指文化教化的行为。

    这种自上而下的教化行为,在秦汉时期,其实也与岁时有关。按照《礼记·月令》记载:孟春时节立春这一天,天子要举行郊祭,主要是为了迎接春天的到来,“命相布德和令,行庆施惠,下及兆民……乃命大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宿离不贷,毋失经纪,以初为常”。又:“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措之于参保介之御间,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躬耕帝藉……是月也,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王命布农事,命田舍东郊,皆修封疆,审端经术。善相丘陵阪险原隰土地所宜,五谷所殖,以教道民,必躬亲之。田事既饬,先定准直,农乃不惑。是月也,命乐正入学习舞。乃修祭典。”11总之,在万物复苏、和风习习的春天,天子要举行郊祭与藉田之礼,还要修习礼乐,教导农事,这些都是统治者教化人民的大事,均属于“风”的范畴。按照《礼记·月令》的记载,这样的教化,都是因时制宜,在四时八节有序地展开。因此,中国古代的礼仪和道德教化,也具有时间性,与八风八节密切关联。

    综上所述,在中国古代文明起源和奠基的先秦秦汉时期,人们由于对自然认识的不断提高,风这一自然气候现象越来越受到重视,现有的考古材料和古籍文献都足以证明,早在商朝,人们就开始根据风向和风的性质来预测天气和农业收成,到了周代,四方风与岁时的关系,更被八风与八节所取代,成为当时观象授时、确定岁时节令和民众生活的主要时间维度。从四方、四风到八风、八节的发展演变,反映的是先秦时期,人们对日常生活的气候环境和时间节奏的认识与把握。而正是在这一深层的意义上,风也可以被看作是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因素,甚至可以被看作是民众经济、政治和文化生活的象征。因而,风成为中国古代民俗的象征,也就有了最为合理的解释。


注释

①本文对甲骨文所作释文也参阅了齐航福《殷墟甲骨文中句式使用的组类差异考察——以“岁”字句为例》(《中国语文》2014年第2期)一文。②孔安国传、孔颖达疏《尚书正义》卷二《尧典》,阮元编《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19页。以下所引十三经注疏资料,除特别注明外,均引自这一版本。③《太平御览》卷九《天部·风》,第43页。④《太平御览》卷二《天部》,第8页。⑤关于这三篇历史文献的时代先后,本文参考了郑金华《吕氏春秋十二纪纪首、淮南子时则训及礼记月令之比较研究》(台湾国立政治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1987年硕士论文)的研究成果。⑥《管子·四时篇》:“东方曰星,其时曰春,其气曰风。”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124页。⑦《毛诗正义》卷一《周南·关雎》,第269页。⑧《尚书正义·说命》第176页。⑨《毛诗正义》卷一《周南·关雎》,第269页。⑩《周礼正义》卷六十四《夏官·合方氏》,第2698页。11《礼记正义》卷十四《月令》,第1356页。

参考文献

1]冯时.殷卜辞四方风研究[J.考古学报,19942.

2]张闻玉.古代天文历法讲座[M.南宁: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3]陈立.白虎通疏证[M.吴则虞,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4.

4]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5]张双棣,张万彬,殷国光,等.吕氏春秋译注[M.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

6]刘安.淮南子[M.高诱,注.庄逵吉,校//二十二子.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7]许慎.说文解字[M.北京:中华书局,1963.


欢迎原创投稿,微信投稿邮箱:

tonydongning@163

欢迎订阅《中原文化研究》杂志

学术文章投稿:zywhyj@126

关注公众号:zywhyj或长按二维码


前一篇<<上一篇:学术|林慧:生活在传统中,让节日遗产更好地被传承和保护  
 下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