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教版历史课程网,川教社历史课程网   
banner
一个大宋朝公民的一天


每个人

都具有创造的潜能

再小的手艺,也有自己的价值

让世界看见你

无限可能




“宋朝(960—1279年)

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了。

当时的宋朝,繁华而开放,

“八荒争凑,万国咸通”,

商业氛围十分浓郁,

文明程度也比其他国家高。


周 末

所以宋朝人的周末生活

也是相当丰富自在,

令人羡慕,

可能比你的周末还小资呦~”



早 晨


早晨洗脸、刷牙、吃早点,大宋的百姓们会在报时人的报时中醒来,然后洗脸、刷牙。是的,你没有看错,宋朝人可不是拿手指刷牙的,因为那时候已经有了牙刷,而且材质很霸气有木有~




这就是宋人用的牙刷。别以为古人是用手指刷牙的。

洗漱完毕后大家就陆续上街吃早餐了。据《梦梁录》记载:宋朝的百姓寻常家里都不开灶的,每天早上都会有许多早点的铺子热闹营业,一二十文钱就可以买到“灌肺”、“炒肺”、粥饭之类的早点。



中 午


中午踢球、高尔夫、下馆子,如果天气好的话,周末是踢足球的好时机,当然,宋朝人管它叫做蹴鞠。对此宋代诗人陆游的《残春》曾写到:“乡村年少那知此,处处喧呼蹴鞠场”。要说这运动这么火爆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是宋太祖大大起的头啊。



▲蹴鞠




一些体力不佳的文人们,会选择更为儒雅的高尔夫,也就是“捶丸”,和现代一样,这种运动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图为《秋宴图》


运动消耗这么大,中午当然少不了吃顿好的。据《东京梦华录》载:“在京正店七十二户,其余皆谓之脚点”。也就是说大饭店就72家,还有数不清的小餐馆,简直是吃货的天堂有木有!透漏个小秘密:吃饭的时候不仅有人帮忙倒酒,还有歌姬献唱助兴呦~



下 午


下午听歌、喝茶、叫外卖。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宋代“瓦舍勾栏”十分之多仅汴京就有“大小勾栏五十余座”,有的甚至“可容数千人”,目测已经达到了演唱会的规模~~小唱、嘌唱、诸官调、杂剧,多种曲目供君选择,时下最IN的曲目都在这里了!


▲图为南宋《观灯图》局部


不喜欢听音乐的,也可以在家喝喝茶,宋代的点茶法十分有名,传入日本后瞬时大热,成就了日本茶道。


▲图为刘松年《撵茶图》局部


喝茶的时候大家还可以聊聊十二星座,宋朝的星座研究已经相当深入,广泛应用于算命等各个领域,苏轼老人家更是星座的狂热爱好者,硬是将摩羯座黑了个体无完肤。


▲图为宋代刻印的《大隋求陀罗尼经咒》十二星宫插图


没有点心的下午茶都是耍流氓,不过大家一般不开火,都是直接叫外卖的。


▲图为《清明上河图》上一名正在送外卖的饭店伙计


晚 上


晚上夜市斗茶、填词作画。在北宋初年,宵禁就已经完全解除了,从此宋朝人民就过上了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在汴河虹桥的附近有很多茶馆,有钱人们经常来这“斗茶”,夺魁者一般都会赢得茶馆奖励的一壶龙井。这在茶文化盛行的北宋相当受欢迎,除此之外人们还可以一边喝茶一边听书吃点心。



《喻世明言》载:“入来茶坊里坐下。开茶坊的王二拿着茶盏进前,唱喏奉茶。那官人接茶吃罢,看着王二道:‘少借这里等个人。’王二道:‘不妨。’等多时,只见一个男女,名叫僧儿,托个盘儿,口中叫:‘卖鹌鹑馉饳儿!’官人把手打招,叫:‘买馉饳儿。’僧儿见叫,托盘儿入茶坊内,放在卓上。将条篾黄穿那馉饳儿,捏些盐放在官人面前,道:‘官人,吃馉饳儿。’”


吃饱喝足的人们回到家,都会趁着茶兴泼墨挥毫、填词作画,记录下这个愉快的周末。


▲图为《蜀葵戏猫图》




宋代极简美学 

领先世界一千年


古代美学,到宋代达到最高,要求绝对单纯,就是圆、方、素色、质感的单纯。宋朝人用墨画画、烧单色釉瓷器。现在讲极简,宋朝就是最早的极简。


马远画水


马远(1190-1279),南宋著名画家。在当时影响极大,有独步画院之誉,与李唐、刘松年、夏圭并称南宋四家,他的山水画成就最大,独树一帜,与夏圭齐名,并称“马夏”,成为绘画史上富有独创性的大画家。




他继承并发展了李唐的画风,下笔严正,用雄奇简淡的笔法,水墨苍劲的大斧劈皴,以坚实、爽朗有力的浅染来描写江南雄伟壮丽的山川。善作平视或仰视的构图,用焦墨作树石,石皆方硬,危崖峭壁,水色交融。




他风格独特,富有诗意:

在构图方面,善于将复杂的景色进行高度的集中和概括,大胆取舍剪裁,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的局部,画面上留出大幅空白以突出景观。对他简洁有力的构图,称为“边角之景”,也叫“马半边”。




画树石,用郑虔的淡彩法,又颇类似于巨然。画树干瘦硬为屈铁,但刚健中有柔和。笔法豪放而谨严,变化多而融和;




画水,多描绘不同气候环境下江河湖海的运动状态,用各种轻重不同的笔法,把平远、迂回、盘旋、汹涌、激撞、跳跃,以及微风吹起的微波,月光反映的滟荡等水的动态,画得十分动人,奇幻多姿。


越温柔,越强

画方面,范宽「谿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以前我随故宫的老师读书时,很「奢侈」的把这三张画挂在一起看,现在是不可能的,因为太珍贵。



谿山行旅图


「谿山行旅图」一座大山,人只是走在大山大水一个小小的存在,这是很了不起的天人合一观点,也是后来欧洲人谈的环保观念。宋朝人知道,人不能自大到认为可以征服宇宙,我们只是宇宙的过客,所以,用「行旅」,不是「旅行」。人要尊敬自然,要留下谦卑。

  

范宽的大山中峰鼎立,是稳定、不动的。到神宗时想变法,就特别喜欢郭熙的画。因为郭熙画早春,代表变化、解冻,线条是流动轻鬆空灵的,构图出现S型,抓住刹那间光的变化,在云烟濛濛、有与无之间的美。


早春图


到李唐的「万壑松风」,山却像毛笔、手指一样细。那山峰像梦境,是非写实的山水,他从范宽的写实主义,转成浪漫主义,也是北宋跨越南宋的重要桥梁,他带动南宋画的留白、文人诗意。「万壑松风」是他总结北宋的一幅画。



万壑松风(局部)


至今宋的书法山水画仍是世界公认最高的品格和风格,美学影响力都没有消失。唐朝的美是大红大绿,到宋朝竟敢用墨来画画,但墨分五彩,墨比彩色还要高,淡雅反而更形成高贵。



宋工笔小品


宋朝歌颂梅花、枯木,他们含蓄内敛包容,尊重每个生命存在的意义价值,把缺陷变美,花很美,枯木也美,裂纹也可以构成美,鹧鸪斑、兔毫、窑变都是缺陷之美,美无所不在,就看你如何去发现!



故宫第一任院长是宋徽宗